专访陈云霁:未来的智能行业,完全有可能形成一个以中国为主导的市场或者生态

出品:中国科普博览 SELF格致论道讲坛 

  

 

  1.研究领域什么意义为何

  陈云霁:我主要研究深度学习处理器,就是面向AI面向人工智能的新型芯片。不管什么样的应用,最后一定要有物质的载体,像人工智能这样快速发展的,而且需要非常大的计算量的一种新型算法或者是新兴应用,它需要巨大的计算量。而传统的芯片,不管是CPU还是任何芯片,计算能力上都远远不能满足现在以及未来人工智能计算的需求,所以整个业界都非常迫切地需要这样一种新型的芯片来支撑起AI产业和研究。

  2. 如何定义人工智能?

  陈云霁:如果宽泛一点说,人工智能是机器对人的智能的模仿、模拟、借鉴乃至超越,它包括了不同的层次。开始的时候,我们会积极地去模仿和模拟人的智能。但到了一定的程度上,机器甚至有可能在某一些特定的智能领域比人做得更好。所以这是相对来说比较宽泛的,从模仿、模拟到超越的一个过程。

  3. 目前人工智能发展到什么阶段?国内发展的水准如何?

  陈云霁:从整个人工智能的发展阶段上来看,现在人工智能还是处于童年阶段,离成熟期可能还有一段比较长的距离。全世界人工智能的研究,有几个主要的国家,比如说中国、美国,或者欧洲,处于齐头并进的状态。美国还是相对有一些优势的,但是优势可能并不是特别的明显。后来,特别是2010年以后,很多新的和最引领性工作,已经逐渐有华人或者大陆科学家来完成了。

  4. 您觉得现阶段做人工智能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陈云霁:人工智能现在处在一个热潮,大家都非常关注,并且怀有很高期待。但是未来它有可能会碰到一个巨大的低谷期。我觉得现阶段最大的困难,就是能不能让人工智能的研究,在短时间内产生出一些真正对老百姓有益的,或者大家能够感受到人工智能价值的应用。

  有一些应用做支撑,人工智能就不容易陷入下一个低谷,毕竟是在硬件阶段或者童年阶段,发展肯定要经历波折。如果人工智能能够沿途下蛋,不断产生好的应用与产品,整个社会包括国家对人工智能的看法就一直能够维持比较高的兴趣投入。

  5. 寒武纪的深度学习处理器,先进在哪里,解决了什么问题?

  陈云霁:深度学习处理器,是为了解决人工智能处理时速度与能效的问题。像2012年的谷歌大脑,当时用1.6万CPU识别猫脸,显然普通的个人乃至于普通的公司都不可能有这么多计算资源去做这个事情。所以说,人工智能如果真的成为一个能用智能的话,它就必须要有新类型的芯片来做支撑。前面的一系列的工作证明,这一种新型的深度学习处理器芯片,完全有能力把智能处理的速度与能效提升到传统的芯片比如说CPU和GPU的百倍以上。这就会使得一系列人工智能的应用能够在手机上面,能够在云服务器上面高效的运行。

  6.人工智能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陈云霁:人工智能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应该还是在于技术和产品质量,包括识别的准确度、速度、能效、以及客户体验,还是有很多的硬性指标的。我觉得核心竞争力还是要建立在这里的。

  7. 国产芯片仿佛是一个硬伤,寒武纪怎么做到行业领先的?

  陈云霁:在传统芯片方面对于欧美来说,这是一个已经有长期积累的行业。在这方面中国跟国外有比较大的差距,而这个差距可能要十年、二十年慢慢弥补。就像英特尔公司成立的时候,可能中国还根本就没有人会想着做CPU芯片这样一个事情。而美国人或者欧洲已经做了一百年甚至更长时间,而我们中国想赶超他们就非常的困难。它好像确实是一个硬伤,越是工业时代和信息时代的东西,好像我们需要补的课就越多。

  但这是一个人工智能方兴未艾的时代,整个人类社会已经走到了智能时代的门边,情况就不一样了。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智能市场,在技术方面也是领先的。不管是在算法还是硬件方面,也有很多公司愿意投入。所以未来的智能行业,完全有可能形成一个以中国为主导的市场或者生态。寒武纪只是在中国、在智能时代的浪潮中涌现出来的一朵小浪花,其实背后的含义就是中国在跟智能相关的领域,已经完全可以做到国际领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