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邓子新:常规育种和转基因没有本质区别,基因编辑让我们更加有的放矢

出品:中国科普博览 SELF格致论道讲坛

 

 

记者:您主要研究哪个领域?与普通人的实际生活有什么关系?

邓子新:我自己的领域有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是关于抗生素领域的,就是药物发现,主要利用基因手段,改变新药发现的方式,变原来筛选自然菌种为改造现有的菌种,实现从“筛选”到“创造”的改变。主要针对小分子的药物,聚焦在微生物、植物、共生生物方面,在稀奇古怪的环境下找到化合物,通过合成生物学的手段来进行改造,满足药物更新换代的需求。

另外一个领域则是DNA硫修饰领域,它属于一个偶然的发现,从一个偶然的不起眼的现象,进行不同的解读及假设提出了新的科学思想,通过一系列的20多年的实验反复地来证明,最后是证实了在DNA的大分子之上,有一种新的元素,也就是“硫”,而且在DNA的骨架里面,当然是在许多的细菌里面,所以打开了一个新的学术领域,这仍然是我现在在研究的一个热点和焦点,而且我的团队仍然在引领这个方向。

对大家的意义也非常大,跟社会打交道、跟健康打交道,尤其我们现在比较重视健康,比较注意环保,比较注意清新的环境,所以我们研究的方向是,在医药方面,追求社会日益健康,需新药的这种需求,我们构造新的微生物,不但能满足也能降低环境中的有害生物、垃圾、废料,这是保护环境就需要,所以跟老百姓生活是息息相关的。

 

记者:DNA重新编组是否会带来不可预测的后果呢?(@我俗的很快乐)

邓子新:基因的编辑实际上作为一种技术手段,使得我们能够用更有效的方式来对基因进行修改,这种修改当然可以产生不利的也可以产生有意义的,但是可以更加有的放矢,而且有助于我们的研究。
我们现在的遗传学、分子生物学,研究某个基因要知道它有什么功能,都必须产生特定的变化,你才知道这个变化不是某一个氨基酸,或是某一个碱基所造成的,所以从研究上来讲它是一种手段,从手段及技术产生的效果来讲,它可以改变生物,这可能是网友们担心的,这种基因的编辑会不会造成生物武器。
这就需要社会的伦理去约束,我想它不会走向人类毁灭自己的反面去,我们应该正面地看待、利用它。基因工程刚出来时,像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还有人游行示威,但是今天看来,这些研究没有毁灭人类,而且都是受到严格控制的,所以我认为人类是有能力做这方面的调控。

 

记者:转基因品种与诸如杂交水稻这些普通的生物科技产品有何区别?(@小兵先生sir)

邓子新:实际上,早期我们把常规的生物育种也叫做转基因,因为它都是通过基因、细胞的交换,发生了基因水平上的变化,只是那个时候我们没有定向地知道DNA的序列,不知道这个基因做什么用,所以盲目地在进行基因之间的互转。
但现在的转基因,是我们知道“转”进去的是什么样的基因,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今天的转基因比原来的转基因(常规育种)更要进一步,技术更高明、更先进、更发达,实际上没有本质的区别。

 

“SELF格致论道”是中国科学院全力推出、中国科普博览承办的科学讲坛,致力于精英思想的跨界传播,由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和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局联合主办。登陆“SELF格致论道”官方网站、关注微信公众号“SELF格致论道讲坛”、微博“SELF格致论道”获取更多信息。更多合作与SELF工作组self@cnic.cn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