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石:让病人更好地活着是对生命真正的尊重
出品:中国科普博览 SELF格致论道讲坛


阎石 北大肿瘤医院胸外科主治医生

  “人不能因为早晚有一天会死就不想活了。”每当我看到肿瘤这个字样,都会想起电影《滚蛋吧,肿瘤君》中的这句话。电影讲述了29岁的都市女孩熊顿患上肿瘤直至死亡的故事,她对待死亡的乐观态度,深深地震撼了我。
  人为什么活着,为了活下去,为了活更长,还是为了离开?
   “我认为其实人是为了更好地活着,我们医生需要做的,就是解除疾病对他们的困扰,让他们有能力有活力,更积极地面对生活。”
  这是北大肿瘤医院胸外科主治医生阎石的回答。

出身医学世家 
  阎石出身于医学世家,家里三代行医,外祖父是地方上有名的医生。“我家乡地方比较小,邻里、医患关系比较和谐,姥爷在当时是当地学历很高的人,他学的是西医,医术高明,邻里对他很尊敬,这对我的影响很大,我觉得医生这个职业很崇高。”
  从小接触医学,家庭的熏陶和潜移默化,让阎石对医生这个职业充满了认同感和归属感,于是理所当然地走上了医学的道路。
  2000年,阎石参加高考,报考北京医科大学。恰逢该年北京医科大学与北京大学合并成立北京大学医学部,“一入此门深似海”,阎石一路从本科念到博士,再留院做医生,转瞬就是十六年。
  从本科开始就到医院做住院医师,从最基本的收治病人,记录病程,到拿起手术刀做手术,阎石接触过数不清的病人。尤其是作为肿瘤胸外科主治医生以来,他经历了很多癌症患者家庭的悲欢离合,也见证了医院与患者之间的各种纠纷。

对生命真正的尊重
  “如果一个人选择了自己的生活,我们能做的就是帮助他实现自己想要做的。”在对待肿瘤患者的问题上,阎石如是回答。
  但是,在现代的医疗体系下,对待衰老和死亡,似乎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阎石提到,“美国的养老院非常看重安全性,他们限制老人的行动,阻止他们出去玩儿,老人就像在监狱一样。这其实对老人的内心伤害很大,不仅生活的品质下降,可能他们原本对于生活的一点点信心和希望也会随之湮灭,反而可能降低人的寿命。”
  限制老人或者病患的自由,表面上看确保了他们的健康,但是反过来对他们的心理却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实际上,有许多案例显示,患者的心理状态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他们的寿命。
  那么我们究竟应该怎么活,为什么而活?
  “我认为其实人是为了更好的活着,我们医生需要做的就是解除疾病对他们的困扰,让他们有能力有活力,积极地面对去生活。”
  他认为,尊重患者的选择,在减轻病患痛苦的基础上让他们更好地生活,才是对生命的尊重。
   “尽管医学无法拯救每一个生命,但作为医生,我会安慰你受伤的心灵,尽管我是陌生的医者,但更是最关心你的朋友,我与你并肩作战,倾听你的选择。”
  网上有这样一个视频:五个台湾老人,平均年龄81岁,一个重听,一个得了癌症,三个有心脏病,每人都有退化性关节炎;他们花六个月准备,环岛13天,步行1139公里,从北到南,从黑夜到白天,只为了一个简单的问题——人为什么要活着。这些老人可以选择躺在病床上,等待着死神的到来,但他们选择了这种更绚烂的方式,向自己的人生致以最后的致敬。 

医疗就应该是个服务行业
  “我常常想,现在的医疗状况是否真的是进步了呢?改革开放前,病人们对医生是完全信任的状态,尽力配合医生的治疗,即便结果不佳,家属也知道医生已经尽力了。而现在虽然医疗技术有了极大的提升,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却不复从前。”在提到医患关系的时候,阎石禁不住感叹。
  医患关系紧张是国内医疗体系比较突出的问题,从年初高昂的挂号费再到莆田系事件,人们似乎越来越不信任医生,而医生这个职业也越来越难做。“从现在开始,在未来的十几年里,医疗环境和从业人员都会面临更大的窘境,比如儿科招不到医生,生源率下降等等,情势比较严峻。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并不认为医生这个职业是值得尊敬的。”阎石谈到,“这在十几年前是根本想不到的事情。”
  医疗作为人们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让公众更容易认可?
  “医疗就应该是个服务行业!”阎石确定地告诉我们,“虽然看病和吃饭看上去有很大差别,但有很多方面值得借鉴。在餐厅里,就是让顾客吃的舒心,这是一种服务意识,餐厅要站到消费者需求的角度考虑问题。医院也是一样,一方面要给客户专业的指导,给予中肯的建议,同时要考虑患者及家属的内心,他们的期望是什么,有没有办法实现等等。”
  提高了服务意识,就能完全解决患者对医生的信任问题吗?答案是否定的,在现有的医疗体制下,患者始终有各种各样的担心和疑虑,诸如担心医生多开滥开药物、药不对症等。因为种种疑虑,导致即便医生给出的是中肯的建议,也难以获得信任。
  阎石给我们谈到他的一个老师的经历。在他实习的时候,有个老师正在治疗一个身患绝症的孩子。由于患者家庭经济能力不是很强,治疗花费又很大,而且没有太大效果,这位老师便劝他们放弃治疗,再要一个孩子,就是这样一句话就把夫妇两人惹怒了。这件事给阎石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虽然老师出于医学的角度考虑,给予他们合理的建议,但在短短几分钟内要让家属接受的确比较困难。”
  让跟患者之间能更好的交流,让患者更全面的了解情况,做出合适的决策,阎石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和实践,他认为设身处地地为病人着想,给他们提供合适的建议,让治疗更加温暖,是比较合适的方式。
  “为了让陌生的患者了解更多的信息,我会告诉他们,如果我得这个病会怎么选择,把真实想法告诉他,而这也算是一种人文关怀。”有时,冷冰冰的一纸通知不仅伤害了患者的感情,更有可能将他拖入死亡的深渊。

保持初心
  医生这一职业远比我们想象的要艰难,永远都没有停止的那一天,永远有挑战,人性的挑战,病情的变化,患者家属对你的要求……如果医生拒绝了患者,当然可以保证零失误,但同时就失去了你当初的本心,失掉了当初选择医学,拯救生命的精神。
  阎石每天最大的希望就是——今天能够按时睡觉,当被问及“你后悔当医生吗?”他答道:“我始终觉得职业要根据自己的兴趣做选择,就像我的孩子,当他选择今后人生的道路时,我会让他自己选择,不会强迫他一定要当医生。
  还好,阎石坚持下来了,“医生这个职业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给人帮助,满足别人心愿,让患者能够更好的活着。

  本文为SELF格致论道讲坛人物专访。SELF格致论道是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和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局联合主办的公益讲坛,每月一期。SELF是 Science, Education, Life, Future的缩写,提倡以"格物致知"的精神探讨科技、教育、生活、未来的发展,尝试打破过去纯粹以“知识传播”为主的科普形式,专注于思想的传播,力图从思想的源头上促进公众参与科学的积极性,打造具有中国科学院特色的、融合创新、科学与人文关怀并存的公益演讲品牌。

  登陆“SELF格致论道”官方网站获取更多信息(http://self.org.cn/),更多合作与SELF工作组self@cnic.cn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