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F人物专访 任玲:愿做栽树人
出品:中国科普博览 SELF格致论道讲坛

  听到铜,我们会想到什么?
  铜线,是我们电路中常用到的材料;青铜器,是夏商周时期贵族使用的祭祀器皿;或者是一种化学元素,一种金属元素。
  对于任玲来说,铜是一种美丽的元素,为我们生活带来美好与希望。 
 
爱笑的材料科学家
  任玲,中科院金属所副研究员,2012年获得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博士学位,随后赴英国伦敦大学、女王玛丽大学、赫特福德大学访问,研究领域为医用金属材料的生物功能化探索。
  对于本科和研究生阶段学习应用化学的任玲来说,考取材料学的博士是具有挑战性的事情,因为喜欢科学研究,并且希望能够继续深造,就这样她选择了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由于博士期间的辛勤与努力,任玲三年获得了博士学位,并且得到了中国科学院院长奖学金、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师昌绪奖学金、贝卡尔特奖学金等殊荣,并在国际上首次提出医用金属材料的生物功能化的创新思想,并开展了有意义的研究探索,首次发展出具有抗细菌感染、抗支架内再狭窄等生物医学功能的医用金属新材料。博士毕业后,她希望继续从事这项有意义的研究,继续留在课题组开展了深入的研究。
  任玲在生活中是一个活泼开朗的人,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东北人独特的口音显得更加可爱风趣,仿佛宋丹丹附体,是个非常容易相处的人。去年8月份,她刚生下了宝宝,对于一位新妈妈,除了收获满满的幸福,面对的也是人生中从没有过的艰辛。如何做到兼顾家庭与工作,是对新手妈妈最严格的考验。但任玲积极地面对人生中这一幸福的转变,在工作中更加高效,在家更专心地哺育孩子。任玲是幸福的,她的家人温暖而坚实的支持,让她勇敢的面对一切困难,因此我们总是能从她脸上看到那种感恩的、幸福的微笑。
 
  许多人都认为科学研究的工作很枯燥,每天围着实验台,记录数据、不断验算、推导结论,反复检查,然而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最大的乐趣,任玲也不例外,“我觉得自己的工作非常有吸引力,它最大的吸引力就在于永远面临着挑战与创新,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我喜欢这种感觉。”
  任玲擅长用简单的例子,将很深奥的科学道理讲得十分清楚、明白。“我真的不觉得材料学的研究是枯燥的,举个例子,我们一般在实验室中会养细胞、细菌,观察细胞的变化,看细胞长得好不好,也会对细胞进行染色,并且染色的细胞在显微镜下十分地漂亮,那是另一个神奇的五颜六色的世界。”任玲说这些时,显得格外兴奋,就像是启发学生,让他们对生物世界产生更大的兴趣。

美丽铜话
  对任玲来说,影响她最深的人就是恩师,老师将她带入这个研究领域,对任玲有知遇之恩。而且,老一辈的科学家具有严谨的科研态度和兢兢业业的忘我精神,他们真心希望自己能为国家做贡献,发挥自己的作用,这些都对任玲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让她能够一直坚定地走材料学研究这条道路,即使有困难,有阻力她也想方设法去克服。
 
  现在任玲所在的团队的研究已经有了一些成果,创新性地提出并实现了医用金属材料(包括不锈钢、钛合金、钴基合金、镁合金)的生物医学功能化思想,使原本表现生物惰性的医用金属材料不仅保持原有的力学性能优势,同时兼具多种生物医学功能(抗菌、促进成骨、促进血管生成、降低支架内再狭窄、抗肿瘤等),具有极为诱人的临床应用前景。这一创新学术思想改变了现有医用金属材料自身生物惰性的传统观念,将会逐步地推进医用金属材料的变革,促进其发展为具有一定生物功能的第二代生物材料。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愿做前人,让后人乘凉
  任玲坦言,目前面临的困难还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医学转化,因为植入类的生物医用金属材料,属于第三类医疗器械,所以审批十分严格。所有最后呈现出的产品,并不是在科学领域研发后就能够立即应用的,首先必须进行动物实验,再获得临床许可证后,申请产品许可证,其中的时间可能需要十几年的时间, “可以说前方的道路我们可以预见非常坎坷,非常荆棘,但是我们还会坚定不移的走下去。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向全世界证明中国人不仅有很强的模仿能力,我们还有更强的创新和创造能力。”
  当被问及“既然需要耗费这么大的精力,这么长的时间, 又有很多困难,可能有生之年都看不到使用,那为什么还要坚持做这个呢?还可以做别的呀?”任玲说“不能因为有困难就不去做,那社会是没有办法前进的,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们愿意做栽树的人,让我们下一代的人可以享受现在的研究成果,在我们的基础上继续前行。”
  这,就是科研工作者的坚强、执着、不言放弃的精神。

  登陆“SELF格致论道”官方网站获取更多信息(http://self.org.cn/)。本期视频也将陆续在中国科普博览上推出,敬请关注。更多合作与SELF工作组self@cnic.cn联系。